时尚休闲娱乐

版权翻身并不容易,构建泛娱乐生态才是网易云

发布时间: 2020-05-26点击量:

音乐平台而言,版权争夺始终是它们绕不过去的“坎”。

进入2020年以来,在在线音乐行业盘踞7年的网易音乐,似乎迎来了它在音乐版权方面的“春天”。既3月份与日本吉卜力工作室和滚石唱片合作,分别拿下《歌手》《我们的快乐》《声临其境》等头部综艺音乐版权和获得包括周华健、五月天、梁静茹等歌手音乐版权后,5月12日,在竞争对手腾讯音乐发布财报当天,网易云音乐再次宣布与华纳达成合作。

5月15日,在拿下华纳130万首音乐词曲版权4天后,网易云音乐又宣布已与旗下艺人包括梁博、张碧晨等知名华语歌手的少城时代达成版权合作。

这是网易云音乐自去年9月,获阿里巴巴领投7亿美元以来的首次大动作,可以说这为其在音乐版权上的争夺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弹药”。

一直以来,音乐版权都是网易云音乐的最大弱点。网易创始人丁磊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指责腾讯音乐对独家版权的把控,就在前不久的网易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还再次表达了他对国内音乐版权的不满。但没想到的是,不久后网易云音乐便开始了对音乐版权的“疯狂”争夺。

不过,在《每日财报》看来,网易云音乐拿下的这几家知名公司音乐版权,并不足以改变目前整个音乐版权的市场格局,同时相对于老对腾讯音乐而言,它的发展之路仍旧是道阻且长。

短期内音乐市场版权格局仍难改变

从目前网易云音乐拿下的这几家版权公司来看,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华纳版权,但华纳版权不等于华纳音乐集团。华纳音乐集团与索尼音乐集团、环球音乐集团并称为21世纪世界三大唱片公司。

如果就华纳音乐集团在全球的实力而言,网易云音乐此次拿下华纳版权还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但其实并非如此,首先我们要分清楚词曲版权和录音版权、华纳版权与华纳音乐集团的关系。

在音乐版权中可分为词曲版权和录音版权两部分,而由此衍生出的两大阵营分别为词曲作品版权人和录音作品版权人,前者主要是版权代理方和词曲作者,后者则包括唱片公司和艺人。而华纳版权与华纳音乐集团的区别就是,华纳版权只拥有词曲版纳,华纳音乐集团不仅拥有词曲版权还拥有录音版权,也就是说华纳版权只是华纳音乐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或者说此次网易云音乐与华纳音乐集团的合作只是词曲版权方面的合作,而录音版权目前仍在腾讯音乐。

且从过去5年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的发展来看,其通过旗下酷狗音乐、酷我音乐、QQ音乐等几大平台,一举拿下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代理,曲库曲量超1700万首。进入2020年后,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也没有停下发展的脚步,在其身后的“老板”腾讯的推动下拿下了环球音乐10%的股权,护城河进一步加深。

显然,这对此次与华纳在词曲版权方面达成合作的网易云音乐而言,它们的差距仍旧很大。所以,说这次网易云音乐与华纳版权达成合作已改变原有的音乐版权市场格局,很明显这是不成立的。

不过,华纳与网易云音乐的合作并不是对整个国内版权市场没有任何意义,相反这可以看做是国内音乐版权格局松动的开始,也是行业进入新阶段的开始。

后版权时代,泛娱乐生态构建才是网易云音乐的关键

与5年前的版权争夺相比,今年明显的变化是在市场领域内出现了视频平台的身影。在网易云音乐拿下华纳版权后,B站也拿到了索尼音乐的MV版权。B站之所以获得版权方的青睐,无疑是其在年轻用户、社区氛围浓方面的突出表现。

就目前而言,视频平台并不会真正冲击在线音乐平台。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在后版权时代,对手之间的竞争已不是单纯版权之争,而是对年轻有消费能力的年轻用户之争。但要获得年轻用户的认可并不容易,这需要在产品创新、用户体验等多层面进行布局,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形成产品矩阵,构建生态

就这一点而言,其竞争对手腾讯音乐还是有许多网易云音乐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从目前来看,腾讯音乐已经构建起了以酷狗音乐、酷我音乐、QQ音乐、全民K歌以及前不久刚入局的长音频为主要产品的泛娱乐生态。

这一生态的形成,将在内容、宣发、变现等方面产生强大的长尾效应,带来持久的活力,而且在议价能力和定价权方面,都能够得到提升和增强。

如果再来看网易云音乐在生态方面的构建,就会发现其目前的生态只是单一的“小生态”即以社区为定位,形成的乐评、歌单、Mlog、云村、音乐人直播为“产品”的生态,这以生态的唯一优点就是用户既是内容的消费者,又是内容的创作者,用户的粘度高,但这也只能是形成一种“小圈子”,相对于泛娱乐生态还是有很大的局限。

所以,对网易云音乐而言,与其去追一匹马,还不如用追马的时间去“种草”,构建出一个强大泛娱乐生态。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拨打电话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