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休闲娱乐

二十岁遇到的“难题”,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发布时间: 2020-07-23点击量:

原标题:爱钱有错吗?努力有用吗?看脸还是实力?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二十岁遇到的“难题”,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青春该是什么样子?

阳光?健康?正能量?

是,又不尽是。

日前播出的青春剧《二十不惑》,聚焦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没有昔日国产青春剧打架、失恋、堕胎的“疼痛青春”三部曲,但依然生猛——该剧抛出了青年人一系列初入社会可能碰到的困惑,糅合近年来网络讨论的热点话题,每一集的主题都能当《奇葩说》的辩题。

和职场剧一样,青春题材影视剧一度是国产影视剧的“黑洞”,很少有超过及格线的作品。然而《二十不惑》播出近半,评分稳在7.4,成了近期题材各异的优质国产剧中的一匹黑马。

这部电视剧是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市重大文艺创作资助项目。在这个特殊的毕业季,这些不被定义的青春,或许能带给青年人一些人生新阶段的启发;也让走入社会已有时日的人,回望来时道路点滴。

二十岁遇到的“难题”,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真实现实不抓马

隔壁宿舍的穷姑娘借了你300元回家,该不该找她要回来?

《二十不惑》第一集,就甩出了让社会人最扎心的话题——钱。

女主角姜小果实习路上意外邂逅前男友,被发现她还在用高二时买的Iphone5,“还是当时我陪你买的”。她立即回答,“Max楼上充电呢”。

面对前男友邀请参加高中同学会,她欣然答应,回宿舍就开始各方筹钱,要带新手机闪亮登场。

虚荣吗?的确不诚实。

但这样好面子的心态,谁敢说自己从来没有?

姜小果东拼西凑,想到之前隔壁家庭困难的王薇没钱买车票回家,自己借了她300元。对方4000元助学金刚发,应该有钱还。

谁知对方说自己要买套像样的求职装,要配一双新鞋。镜头扫下来,她的确穿着一双已经发黄的旧球鞋。

双方在大庭广众争吵。王薇哭诉,“对你来说,这笔钱就是买手机的娱乐支出,对我来说,是能改变命运的敲门砖!”

二十岁遇到的“难题”,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我弱我有理"是网上讨论度非常高的话题

围观的人纷纷拿起手机,“才300块你至于吗?”视频发到网上,有人评论写对联:“催还债逼哭同学实在活久见;换手机只为虚荣真是城会玩。横批:至于吗?”

是不是近年网上常见的热搜话题?

故事隐现的背景,其实非常现实——贫富差距。

这部剧的角色配置就没有回避的意思——同宿舍四个女生来自不同原生家庭:东北女孩姜小果,单亲工薪,母亲干兼职,爱打牌,穿假貂;深圳土著罗艳,家里两套房,妈妈是律师,标准中产;四川富二代段家宝,名牌香水当除臭剂洒;全身名牌的梁爽其实来自普通家庭,靠的是富二代男友。

看到这里,似乎又是“贩卖焦虑”的卖相。

二十岁遇到的“难题”,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极少青春剧会说出“喜欢钱”这样的话

然而完全没有。相反,面对遭遇困难的姜小果,富二代段家宝不是直接送手机的横豪,而是包饭、借面试外套,甚至假装王薇来还钱——只是过埠香港看演唱会时剩下的港币意外暴露了。

300元钱,以姜小果在商场堵到买鞋的王薇,拿回自己的钱告终。“善良是要求自己的,干嘛要求别人啊?”这句台词简直可以成为回怼网上热点事件里道德绑架的金句。

这样的方式的确是网络喜欢的“爽剧”模式,但仅仅如此就会落入窠臼。她与“不差钱”的朋友相处中感受到,喜欢钱没有对错,关键是怎么赚,怎么花。

身为“面霸”的她,把自己总结的面试笔记借给王薇,“希望对你有帮助”。

生猛,却不失温度。

鸡血冷血不狗血

初入职场的小白,想以校园里姐妹抱团的方式厮杀,结果可想而知。

谁没个茫然瞪眼的实习期呢。

学霸如姜小果,也只能加班整理废邮件,“屎里淘金”。职场前辈杨小荣向她示好,拿她的提案向老板周寻举荐。

遇到伯乐了?杨小荣产检忘了跟投资对象雷总的约谈,于是电话遥控还是实习生的姜小果伪装成她自己。好在姜小果拿罗艳的真实故事,以“情怀”打动了雷总。

二十岁遇到的“难题”,这部不给标准答案的青春剧很真实

职场上明争暗斗最让初入社会的青年人害怕

职场小白以情怀打动江湖大佬——三流青春剧、职场剧的经典套路。转折马上来了,有人举报“总监”是假的,被骗的雷总拒绝合作。

祸不单行,杨小荣反手就在周寻面前告状,说是姜小果自己想出了冒充自己这个办法。

拨打电话 分类